<nobr id="bsnrk"><xmp id="bsnrk"></xmp></nobr>
  1. <menu id="bsnrk"></menu>

    <wbr id="bsnrk"></wbr>
    <samp id="bsnrk"><pre id="bsnrk"></pre></samp>

  2. <wbr id="bsnrk"></wbr>

  3. <dd id="bsnrk"></dd>
  4. 當前位置:主 頁 > 友情故事 >

    酒鬼卡森的追思會

    時間:2015-07-06 作者:未知2 點擊:

      酒鬼卡森死在了廚房。臨終,他的手里還拎著半瓶威士忌。

      說起來,卡森可不是什么好人。40歲,沒結過婚,父母雙亡,酗酒,語言粗魯,常對人大喊大叫。

      如果不是新來的牧師安略特沿家拜訪鎮子里的居民,卡森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被發現。

      卡森的追思會,辦得卻不那么容易。在牧師的動員下,來的人倒也不少,可追思會已經開始了十分鐘,卻沒有一個人開口。

      安略特清了清嗓子,正要打破令人難堪的沉默,卻聽下面有人低聲說:“他參加過伊拉克戰爭,是個軍醫。”

      “他,他給過我糖果。”角落里,一個叫薩利的瘸腿孩子突然怯怯地說。“萬圣節,他送我很多糖果,還給我做了南瓜燈。他說,萬圣節所有的孩子都該有糖果吃。”

      幾分鐘的祈禱之后,仍舊是沉默。除了那一袋糖果,卡森是否還有值得人銘記的地方?大家搜腸刮肚,卻想不出來。這時,門被推開了,一對六十多歲的老夫婦走了進來。看上去,他們是遠道而來,風塵仆仆。站在卡森綴滿鮮花的棺木前,老人一臉悲傷:“想不到,卡森就這么走了。我們甚至還沒來得及說一句‘我們愛你,孩子。’”

      他們是誰?眾人又好奇又驚訝。老先生說,他曾經有個女兒,叫安妮。安妮醫學院畢業后,把卡森帶回了家,說要嫁給他。可是,他們天使般的女兒,怎么可以嫁給這么粗魯無禮的人?他們絕不同意。可令他們想不到的是,三個月后,女兒上了伊拉克戰場,她再也沒有回來。卡森說,是他沒有照顧好安妮,他要當安妮父母的兒子。

      老太太將一束雪白的玫瑰花放到卡森的棺木上,輕聲說:“孩子,今年的圣誕樹,你會從天堂給我們寄來么?我們會等的。”

      教堂里,一陣抽泣聲。連一臉嚴肅的安略特,眼圈兒都微微有點兒發紅。大家靜默無聲,努力將那個粗魯的卡森和深情的卡森對接起來。

      追思會原本打算只舉辦一個小時,可最終,卻持續了整整一個下午。直到天黑,眾人才戀戀不舍地散去。

      教堂的大門被緊緊地關閉,牧師安略特脫下身上的白袍子,扔到了一邊。他輕輕地掀開棺材蓋,將卡森嘴里的破布掏出來,將他的手腳解開。

      卡森咆哮:“你不是說,只有一小時?”安略特笑了:“我也以為一小時足夠了。誰知道,你這個傻瓜,竟然會有這么多人懷念。”

      卡森面無表情。只有他知道,安略特是個冒牌牧師。他是卡森的戰友,這次來小鎮看望卡森,見卡森自暴自棄,整天把自己泡在酒缸里,就勸他振作起來。可卡森說,像自己這樣沒有正經職業,一無是處的男人,除了喝酒,還能做什么呢?于是,安略特和他打賭,如果公布他的死訊,能有三個人說他的好話,他就應該戒酒。

      卡森笑了,他斬釘截鐵地說,不會有一個人。就這樣,兩人打下重賭。如果安略特輸了,他要給卡森五萬美金。卡森以為,他死了,人們應該是高興,至少不會悲傷。可事情的結局,遠遠出乎他的意料。這讓他感到有點兒慚愧。現在想來,還是讓那個粗魯無禮的卡森死掉吧,要是讓他活過來承接大家的敬佩、友善、贊美,他還會不適應呢。今晚,他要砸碎所有的酒瓶子,把那些威士忌倒進水溝。然后,他將像初生的嬰兒,帶著美麗的姑娘離開…… 




      本月熱點
  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