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bsnrk"><xmp id="bsnrk"></xmp></nobr>
  1. <menu id="bsnrk"></menu>

    <wbr id="bsnrk"></wbr>
    <samp id="bsnrk"><pre id="bsnrk"></pre></samp>

  2. <wbr id="bsnrk"></wbr>

  3. <dd id="bsnrk"></dd>
  4. 當前位置:主 頁 > 校園故事 >

    拆情書

    時間:2016-05-26 作者:未知 點擊:

      李潔和張璐是一對好朋友,從高中到大學,她們總是形影不離。可跟漂亮大方的張璐走在一起,平凡的李潔常會悲慘地淪為陪襯品。無論何時何地,光芒四射的張璐總是其他人矚目的焦點。李潔也為好朋友的優秀感到開心,但偶爾,她的心底也會悄悄地涌上一股連自己都無法形容的酸酸的感覺。

      那是一個夏天的下午,悶熱的天氣讓人很難安心待在宿舍里,一吃過晚飯,張璐便拉著李潔一起到學校的池塘邊散步。張璐一邊挽著李潔,一邊眉飛色舞地給李潔講述著中午在社團聽來的八卦。兩人就這樣一邊笑著一邊漫無目的向前走著。突然,張璐停住了腳步,神情也變得激動起來,她拼命搖晃著李潔的胳膊,指著斜前方小聲卻興奮地說:“快看呀,就是那個男的,我跟你講過的蕭翊,大提琴拉得可好的那個。”

      李潔順著張璐手指的方向望過去,那一刻,她覺得時間仿佛停止了。那是一張算不上英俊卻絕對具有吸引力的臉龐,干凈燦爛的微笑像一股清爽的涼風,瞬間將李潔緊緊地包裹了起來,一切炎熱以及炎熱所帶來的煩躁情緒都瞬間消失了,那一刻,李潔感覺到自己難以自制地淪陷了。

      那天回到寢室后,那張笑臉就不斷地在李潔的腦海中浮現。當張璐擠在她的床上害羞地向她講述著對蕭翊的愛慕時,她的心里感受到了一絲絲罪惡感,她甚至試圖努力地將那張臉從自己的腦海中抹去,可她越是想忘就越是忘不掉。她一邊應和著張璐,一邊用尷尬的笑掩飾著自己的慌亂,到最后,她甚至已經聽不進張璐在說什么了。

      幾天之后,張璐由于奶奶病重而請假回了家。獨自一人的李潔又不自覺地走到了第一次遇到蕭翊的那條小路上,心里甚至有一點期待能夠再次見到蕭翊。

      世界上總是有那么多湊巧的事,李潔剛剛抬起頭,就看到蕭翊出現在小路的另一頭,帶著他招牌式的微笑。李潔的心跳變得越來越快,因為她發現蕭翊似乎正朝自己走來。蕭翊走到李潔的面前站定,那一刻李潔感覺到自己都快要窒息了。

      “你好,我叫蕭翊。”

      這個聲音讓李潔有點欣喜若狂,有那么一瞬間,她甚至有過一絲奢望和幻想,她努力穩定著自己的聲音:“我,我叫李潔,你好。”

      “我知道你,呵呵,你是張璐的好朋友吧?”

      當張璐的名字傳入李潔耳中的時候,她心底的最后一絲期盼破滅了。雖然這樣的結局仿佛是早已注定了的,然而此刻,當殘酷的事實擺在李潔面前的時候,她的心還是像被針扎過一般的疼。

      “你能幫我一個忙嗎?幫我把這個拿給張璐好嗎?”蕭翊這樣說道,依然帶著他的笑,他的手中握著一個信封,他似乎并沒有注意到面前這個女孩兒的不安。

      看著蕭翊的臉,李潔努力地忍住不斷上涌的淚水,勉強擠出一個僵硬的笑容,點點頭,接過了信封,她無論如何也拒絕不了這微笑的魔力。

      看到李潔接過信封,蕭翊顯得十分開心:“那這件事就拜托你啦,我還有課,就先走了。”

      望著蕭翊的背影,剛剛逼退的淚水一瞬間全都涌了出來,她甚至都不記得自己是如何回到寢室的。寢室其他幾個同學都還沒回來,李潔躺在床上,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絕望,她一次又一次地舉起那個信封,透過蒙眬的淚眼看信封上那蒼勁卻刺眼的幾個字,最后,竟然著了魔般撕開了信封。

      信中的內容無非是剛剛見到張璐時就有好感,不知道怎樣表達以及希望得到機會之類的話。李潔看著信,張璐的聲音卻從走廊傳來。李潔連忙將信連同信封一起塞在枕頭下,翻過身假裝睡著了。閉上眼睛的那一刻,妒火攻心的她突然決定這一次哪怕是要做壞人,她也要為自己拼一次。

      張璐推開門,發現李潔睡著了,她輕輕地放下行李,走到李潔床邊替她蓋上毯子,然后走進洗漱間洗澡去了。張璐走開的時候,李潔的眼中涌出幾滴淚水,她伸手摸摸枕頭下的信,有點自責,但她最終還是將信又塞進了枕頭下,她是不能更不想回頭了。那天半夜,她借口不困,趁著其他人都睡著的時候,悄悄地以張璐的名義給蕭翊回了信,信中拒絕了蕭翊的追求。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