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bsnrk"><xmp id="bsnrk"></xmp></nobr>
  1. <menu id="bsnrk"></menu>

    <wbr id="bsnrk"></wbr>
    <samp id="bsnrk"><pre id="bsnrk"></pre></samp>

  2. <wbr id="bsnrk"></wbr>

  3. <dd id="bsnrk"></dd>
  4. 當前位置:主 頁 > 校園故事 >

    青春走不出那張地圖

    時間:2015-10-07 作者:未知2 點擊:

      那年,我剛上高二。開學的第一天,同桌林江便湊過來和我咬耳朵:“今年的班主任是從‘上面’調下來的,教地理,人送綽號‘追命先生’。”

      開課第一天,我見到了被稱之為“追命先生”的魏老師——30多歲,一件很舊的藍西服,蔫蔫地穿在瘦小的身體上。與他落魄外表相悖的是,他的嗓門很洪亮。“感謝同學們的愛戴,授予我‘追命’的稱譽,我絕對不會辜負同學們的期望……”他壓低聲音,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,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道,“我會追著你到天涯海角!”

      林江藏在課桌下的手有些發抖,他拽著我的衣角悄聲說:“這個老師……很邪乎呢,怕是沒好日子過了。”林江的話很快就應驗了。

      以前,我們每天下午的后兩節課,會逃到隔壁職業高中的操場去踢足球。都是年齡差不多的學生,并且我們善于偽裝,找來印有職業高中校名的背心穿上,混跡于球員中,誰還能認出我們是“李逵”,還是“李鬼”?誰知剛過了兩天,正在球場上廝殺的我一腳遠射,眼看進球的當兒,突然殺來一匹黑馬,伸手一擋,便穩穩地接住了球。不,應該是“藍馬”,一個穿著監西服的熟悉身影——魏老師!我們足球也不要了,呼啦啦作鳥獸散。

      真正被“追”得心驚膽戰的要數我們翻墻逃課看錄像的事情了。上世紀90年代初,縣城的錄像廳晝夜循環熱播香港槍戰片。那天傍晚,大雨滂沱,但這完全擋不住我們心中那熊熊燃燒著的明星英雄夢想。我們看到魏老師宿含內燈火通明——看來他沒有外出。何況這么個鬼天氣,他是絕對想不到我們會在這時逃課去錄像廳的。我們躡手躡腳來到圍墻邊。李陽個頭大,第一個翻了過去,我們余下的在墻內等。不一會兒便聽到李陽在墻外輕聲呼喊著我們的名字,安全了!當我和林江迫不及待地爬上墻頭,還沒來得及把腿翹上去,便看到一個打著傘的瘦高個兒,神不知鬼不覺地站在李陽身后。只聽林江“媽呀”一聲,便從墻頭上掉了下去……墻外驚雷般的聲音響了起來:“往哪兒跑!”

      我們于是很恨他,冬天打碎他宿舍的玻璃,把他凍感冒,或者在講臺下放上大圖釘,扎他的腳……這樣的“惡作劇”,讓我們在后來的歲月中悔恨萬千。真正令我唏噓不已的,還是他及時地將一個叛逆的我從墮落的邊緣追了回來。

      那時,南下打工潮炙熱洶涌,傳言只要一踏上沿海那片土地,滿地都是鈔票。滿腦子幼稚幻想的我,認為自己年輕有活力,完全能夠讓夢想在沿海那片土地上生根發芽。于是,我偷了家里的兩百元錢,如傳奇電影中豪情萬丈的男主角那樣,告別家鄉,坐上火車“眶當眶當”去了東莞。一出車站,毫無社會經驗的我便被小偷偷了個精光。然后,在車站如夜游神般晃蕩的我被“請”進了收容站。雖然肚子問題暫時有了著落,卻被告知要繳納兩千元罰款和保證金,再遣送回原戶籍地。天!兩千元幾乎是農村家庭一年的收入。本想闖出一番天地后衣錦還鄉,如今卻要先搭上兩千元,虛榮頑劣的我慌了。

      就在我幾乎絕望的時候,收容站的干部通知我說,收拾東西,你爸來接你了。我爸?我自小父親病故,是不是認錯人了?我睜開惺忪的雙眼——很舊的藍西服、瘦高個,魏老師?怎么又不像?胡子恁長,臉恁瘦……

      魏老師的眼中噴著怒火,朝我屁股上“咣咣”就是兩腳,吼了一個字:“走!”

      那次,我突然感覺到,挨打也是溫暖的。 ‘魏老師仿佛有張“地圖”,無論我們怎么“逃”,他總能找到我們,仿佛是“陰魂不散”的影子,是鉆進肚子的“蛔蟲”,又仿佛是威嚴慈祥的“守護神”。我們在那段迷茫的歲月里,被他“追”得心驚肉跳、服服帖帖。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