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bsnrk"><xmp id="bsnrk"></xmp></nobr>
  1. <menu id="bsnrk"></menu>

    <wbr id="bsnrk"></wbr>
    <samp id="bsnrk"><pre id="bsnrk"></pre></samp>

  2. <wbr id="bsnrk"></wbr>

  3. <dd id="bsnrk"></dd>
  4. 當前位置:主 頁 > 校園故事 >

    少年課堂

    時間:2014-09-06 作者:未知2 點擊:

      老師以為我是個搗蛋鬼。

      我在家里從未領教過痛恨和羞辱,可是在學校里,卻有人給我上了這第一課。當時,我喜歡上一個名叫海倫·塔克的女孩,她膚色白皙,梳著辮子,舉止優雅。她總是衣著整潔,在課堂上反應敏捷。現在想來,我那時候上學大概主要是為了看到她。我梳理頭發,甚至還為自己弄了一條破舊的小手絹。這條手絹是一位女士用過的,我只是不想讓海倫看到我用手揩鼻子。水管又凍了,家里沒有水,但我每天晚上都要把襪子和襯衣洗一下。我總是拿著水壺,去本先生的雜貨店,把水壺伸進他的冷飲柜,舀一些碎冰塊出來。到了晚上,冰塊融成水,就可以洗了。那年冬天我常常生病,因為到夜里火就熄了,而衣服還沒烘干,第二天早上,不管是干是濕我都得穿上。我就只有那么些衣服。

     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海倫·塔克,這象征著你所有夢想的一切。我喜歡她,因為她善良、純潔、討人喜愛。每當她沿著我家住的那條街道走來,我的兄弟姐妹就會叫喊:“海倫來了。”而我則把網球鞋放在褲子背面擦一擦,并且希望我的頭發不會那么蓬亂,我穿的白襯衫對我顯得合身些。之后我跑到街上。如果我出于自卑而不敢靠近她,她就會朝我眨眼示意,問我好。那真是一種美妙的感覺。有時我送她回家,把她家走道上的雪鏟掉,并極力同她的媽媽和姑姑交好。有些個深夜,我從旅館干完擦皮鞋的活回來,也會到她家門廊上坐一會兒。她有父親,而且他有份不錯的工作,當裱糊匠。

      那天是星期四。我坐在教室后面一個用粉筆在四周畫了圈的座位上,那是“笨蛋”的座位,專門給搗蛋鬼坐的。

      老師認為我很笨,不會拼寫,不會閱讀,也不會做算術題,總之就是笨得不可理喻。老師從來不理會你上課走神的原因,不管你是否因為饑餓,因為沒有吃早餐。而你時刻在想的是:午餐時間怎么還沒到?也許你可以悄悄地走進衣帽間,把別的孩子放在外衣口袋里的中餐偷吃一口,就吃一口番茄醬什么的。只是你不可能真的把番茄醬當飯吃,或是涂到面包上做三明治。但有時我會從放在教室后面的醬壇里舀幾勺出來。當你饑餓難耐時,番茄醬的味道不會太壞。

    老師覺得我是個搗蛋鬼。她從教室的前面所看到的一切,就是有個黑人男孩坐在他的“笨蛋”專座上動來動去,弄出聲響,不時地用手指戳他周圍的同學。我想她不會明白,那個不安靜的孩子是想讓人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      那天是星期四,也就是黑人救濟金發放日的前一天。老師要每一個學生回家問父親打算為社區基金組織捐多少錢,在下個星期一把錢帶來。我決定當場把錢捐出去,好讓別人以為我也有父親。我的口袋里有些錢,是我擦皮鞋和賣報紙賺的。無論海倫替她父親許諾捐多少錢,我都要超過她的數,而且馬上就交,我不想等到下星期一才讓人覺得我有父親。
    我顫抖著,怕得要命。老師打開了花名冊,開始按字母順序點名。

      “海倫·塔克?”

      “我爸爸說捐2美元50美分。”

      “很好,海倫。的確太好了。”

      我感覺相當愉快,超過這個數并不費事,我的口袋里有3美元,都是10美分和25美分的零票。我把手伸進口袋,攥住這些錢,等著老師點到我的名字。但她點了班上所有其他人的名字之后,把花名冊合上了。

      我站了起來,并舉起手。

      “現在又怎么啦?”

      “你忘了點我的名字。”

      她朝黑板轉過身去。“我沒時間跟你鬧著玩,理查德。”

      “我爸爸說他打算……”

      “坐下去,理查德。你又在搗亂。”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