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bsnrk"><xmp id="bsnrk"></xmp></nobr>
  1. <menu id="bsnrk"></menu>

    <wbr id="bsnrk"></wbr>
    <samp id="bsnrk"><pre id="bsnrk"></pre></samp>

  2. <wbr id="bsnrk"></wbr>

  3. <dd id="bsnrk"></dd>
  4. 當前位置:主 頁 > 親情故事 >

    愛,改變了一切

    時間:2015-07-11 作者:未知2 點擊:

      我婚禮那天早晨,陽光明媚而溫暖。一切都很順利。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就要來臨了。我穿著母親親手為我縫制的美麗的綢緞衣服,內心充滿了喜悅和對未來的憧憬。

      然而,就在這時,醉熏熏的父親東倒西歪的向我走來。是的,這個時刻,每個新娘是不能沒有父親的挽著她的手,把她親手交給新郎的。父親嘴里呼出的烈酒熏得我幾乎窒息,他伸出手挽起我的胳膊時竟險些跌倒。與此同時,《婚禮進行曲》響起來了——是邁步向前走的時候了。

      我極力掩飾,裝出美麗的微笑,用盡全力支撐著我的父親,不讓他倒下。本來應該是父親挽著我,可現在是我在架著他的身體向前走。他每走一步都踩在我長裙的下擺上,讓我不斷地和他一起出丑。等到我握著新郎的手站在圣壇上,對我來說,婚禮中最重要的部分已經給敗壞掉了。我生氣,內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。天哪!那一刻我決定永遠不原諒我的父親。

      在我的記憶里,從我還是一個小女孩起,父親就是一個“酒鬼”了。他的嗜酒對我們家庭的影響太大了,他的惡習一直不斷升級,終于有一天導致了他和媽媽婚姻的破裂。

      那天我看見父親把他所有的東西都裝進汽車。我不相信他真的要離開我們,問道:“爸爸,你要到哪里去?”他回答我:“我在市區找到一份工作,必須到那里去住一段時間,不過,我很快就會回來的。”他過來擁抱我,吻我的額頭。

      我的心中保留著一個孩子的希望,以為他總有一天會回家。但是,他再也沒有回來過。

      那之后,每個星期六我帶著妹妹和他相聚一次。我希望我能說那些日子是快樂的,但實際上,那些日子大多是在等待中度過的。我們坐在汽車里,因為父親要去酒館里“打幾個電話”。我對他的怨恨越積越深,并且持續增長,終于在我結婚那一天達到了瘋癲。

      我永遠也不原諒父親的決定持續了3年,一直到生下自己的兒子后,我開始常常想起父親,開始對父親放心不下。我愛我的孩子,他個我帶來了無盡的歡樂。我看到我的丈夫也和我一樣,他不斷地抱兒子,輕輕地吻他,為他唱著搖籃曲。我忽然想起我的父親,我小時侯他也是愛我的。我不禁自責,自責我的殘忍。我忽略了沒有父親就不會有我的事實,而沒有我怎么會有我的兒子?怎么會有兒子的到來帶給我們的莫大驚喜?這驚喜要存在于我們的一生之中啊!而我卻從來都沒有愛過父親,沒有對他的感恩。這樣一想,我意識到父親的嗜酒不過是一種病,而我對自己父親的病怎么能怨恨,怎么能漠視不管呢?我實在無法再原諒自己了。從生兒子的第20天起,我開始“跟蹤”父親——經常把醉得一塌糊涂的他架到我的車上送回他的寓所。

      父親61歲生日即將來臨之時,我去為他打掃房間,正趕上他爛醉如泥地睡在床上。給他換新床單時,我用足力氣想把他抱起來放在地板上,可沒想到原本高大的父親竟然那么輕,抱他時我因用力過猛,一下想后仰去,父親和我一起跌坐在地上。他被摔醒了,淚水一顆一顆地流出來,浸失了了我的臂彎。我也在流淚,我們一起默默地哭了很久很久。那天臨走時,我告訴父親:“除非你立刻戒酒,否則您就活不到把您的小女兒親手叫給她的新郎的那一天了!”當時距我妹妹的婚禮還有6個月。這是我結婚三年來第一次向父親開口說話。

      第二天,父親的醫生一早就給我打來電話,說我的父親住進了戒酒治療中心。我立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妹妹,我們對他的做法感到由衷的欣慰。

      一天,父親的醫生在電話里告訴我:“別期望出現奇跡,你們的父親已經退休了,獨自居住,并且有多年的奢酒歷史。他會舊病復發的!”我告訴醫生:“不,我決不讓妹妹的婚禮重復我的婚禮那難堪的場面,我要讓父親離開戒酒中心后和我住在一起,我相信奇跡會出現的。”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